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1300章 平分大燕
????司空君烨呆呆地站在原地,看着父王离去,只觉得心凉异常。

????王宫内,凤浅正静静等待着宫外传来的消息,派往昌黎城的探子想来已到神音教总部,这几日应该就会有消息传回。轩辕辰却急匆匆地来到来到宫内,也不等宫人通报。

????只见他脸色苍白,开口第一句便让凤浅大吃一惊:“慕云失踪了。”

????“什么?她……”凤浅并不傻,这个时候慕云还能去哪里,她立马想到了。“宫里人找了半天没找到她,后来查到宫内有个侍女同样消失了,有人说看见那侍女和另外一人溜到宫外,我估计慕云多半是知道南燕大军压境,去找她父王了。”轩辕辰

????急忙说道。

????“慕云怎么这么莽撞啊!这傻姑娘!”凤浅叹了口气。

????轩辕辰一声不吭地转身向外走去。

????“小六,你去哪?”凤浅连忙叫住了他。

????“我去把她救回来。”轩辕辰的语气坚决无比。

????“你孤身一人怎么能从南燕大军中将她救回?况且这个时候,都城内外动荡不堪,你身为北燕君王,不坐镇都城,如何能令百姓安心?”凤浅严肃无比地提醒道。

????“可我也不能看着慕云一个人在外头啊,万一有什么危险呢?”轩辕辰也是急了。

????凤浅先拉着轩辕辰坐下说道:“你先冷静,南燕王再怎么野心勃勃,他也是慕云的父王,慕云在他手中,至少是安全的,倒是你,可别自乱阵脚!”

????“可是……”轩辕辰一时语塞,想不出可辩驳之言,他深知道王嫂所言是为大义,可慕云是他的王后,为大义而舍发妻之事,他实在做不出来。

????是夜,昌黎王府内,一辆马车停在偏门,只见从中走出一披风遮面者,待其迅速上了马车,车夫挑起缰绳,绝尘而去。

????“可看清那人是谁了?”房梁上,趴着两个月影,皎白身姿,清风少年。

????“昌黎王。”另一人回道,“这么晚了,他要去何处?”

????“跟不跟?”

????“三王子殿下让我们盯紧异姓王,旁的不用管。”

????“那昌黎王那边……”

????“你这人怎么这么瞻前顾后,三王子殿下既然吩咐盯紧异姓王,我们把事情做好便是,有其他的情况,回去再另行禀报就是了。”

????说话这俩人是凤浅的徒弟,风清羽和唐辰羽。今儿白日间,在朝堂上,昌黎王又带着一身酒气来上朝,几次三番失礼于轩辕辰,轩辕辰反倒不生怒,还命内侍好生将王爷搀起来,提及最近光禄寺又新酿了酒醴,当着

????朝臣的面,命人将酒赐予王爷。

????那昌黎王也不客气,当人众面的,竟就饮了起来,弄得一个朝堂上酒气四散,十分不像话。

????“他不是喜欢一味演戏吗?孤陪他演就是了。”

????凤浅思索着开口道:“小六,依你看来,昌黎王乔装出行,意欲何为?”

????“左不过是在暗中联系神音教部众,密谋叛乱,不过那神音教如今已被伤到元气,便是要造反,哪里反得过?”

????“错了!”司空圣杰自外而入,大步流星般,“王上可别忘了,除了昌黎王,我的父王南燕王,也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北燕。”

????“三王子殿下的意思是,南燕王和昌黎王……”

????“只是猜测,并未拿到证据。”

????“阿圣,刑部侍郎端祀中可之事,可有眉目了?”

????司空圣杰将怀中的令牌拿出来,递给凤浅,道:“还是小凤儿这令牌管用,刑部的人便是再横,见此令牌如见陛下,无人敢抗命。”

????“看来,一切都很顺利咯?”凤浅接过令牌,这令牌是大燕君主之物,在大燕,手持这枚令牌者,能调动大燕境内除了军队之外的一切部门。

????虽不能调动军队,然宫内御林军、宿廷卫,皆可调动。

????“当然蓝家商会被抄,是段祀中带人前往,他果然暗暗扣下许多宝物,藏在那刑部监牢内的密室。”

????司空圣杰带人前去刑部监牢时,那些牢头竟还敢阻拦,然则当司空圣杰亮出这枚令牌时,后面的事,便都进行得很顺利了。

????那间密道中,查获的脏污不下十数万两,还有一尊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,价值连城,竟也被那段祀中私自昧下。

????且当日查抄时,乃是刑部侍郎段祀中,以尚书省置令所撰之清单为据,逐一查抄,可是那清单上,并未见有此尊佛像的记录。

????这其中奥妙,自是耐人寻味得很!

????“终于揪出大鱼了。”凤浅面露笑意,三省掌国之命脉,是朝中举足轻重的国臣,清肃了这么久,落马的都是侍郎、尚书等六部官员,这回终于牵出一个尚书太常伯了。

????见到轩辕辰无甚反应,凤浅又唤了一回:“小六,发什么呆呢?”

????轩辕辰如梦方醒,只道:“王嫂,那便这么去办吧!”

????“你知道我刚才在说什么吗?”凤浅看他面上疲色愈甚,轻轻拍拍他的肩膀,“算了,这些日子你也累坏了,眼下夜都这么深了,明日还要上朝,去歇息吧!”

????自慕云被那南燕王扣下后,轩辕辰的心里终究忐忑,她如今过得怎么样?南燕王可有为难她?一想到这些,轩辕辰心里总是没由来地焦虑不安。

????且说昌黎王趁夜而出,当真如司空圣杰所料,竟是去了那南燕营帐!“昌黎王心中的盘算,孤已从书信中之知晓。”南燕王照旧身披铠甲,凛凛而立,“孤也不怕说破,昌黎王若得势,是否会遵你我之约定,广开城门迎我南燕大军?孤很怀疑

????啊!”“今日本王单刀赴会,难不成还不足以表明诚意吗?”撕下醉鬼面具的昌黎王,此刻脸上写满狡黠,哪里能同那个只知道在大殿上撒野的草包联系到一处去,“大燕女王将本

????王插在王宫内的钉子拔得一干二净,如今王宫内是何情况,本王也摸不准,虽然北燕兵符在本王手中,可北燕王宫内,到底暗藏多少兵力,谁也说不清。”

????“所以你想同孤结盟,有孤的南燕军相助,自是稳操胜券。”南燕王坐下,呷了一口茶,“只是,孤若助你,能得什么好处?”“北燕国土,你我平分,如何?!”昌黎王倒是爽快,也不拐弯抹角。
为您推荐